谷水鱼哩☆

高三狗。可取ID中任何一字构成称谓。
预计明年高三毕业会开始产粮。

【MHA·胜出】因为你是我的英雄


☆龙咔x勇者久
☆十杰paro,有A班其他人出现
☆ooc一定是有的
☆多人转世设定,咔酱基本失明设定
☆叙述有点混乱注意避雷




【一】

森林中的一个山洞几百年来是祠堂,用来纪念那一次挺身而出拯救了一个国家的人民的几位英雄。安逸的生活使人们逐渐忘记了那次战争,祠堂门口杂草丛生,石头铺成的路也渐渐被野草和野花埋没,很少再有人前来献祭品。

“嘁!”蒙着眼的金发少年盘腿坐在山洞中,一边嚼着作为祭品的水果,一边咒骂着,“这样的水果也敢作为祭品献过来?送祭品的人是废物吗!”

说着他把没吃完的水果扔在了地上,仿佛被打水漂的水果突然停下了与地面撞击的声音。

爆豪胜己嗅了嗅空气,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咧开了几乎没有弧度的嘴角。他猜测是来给他换眼睛的药,便走到那人面前盘腿坐下,一副准备好的样子。

墨绿色短发的少年弯腰捡起地上的水果,叹了一口气,“都说过小胜多少遍了,水果吃干净一点啊……好歹也是能吃饱的……”然后转身走了出去把水果喂给了附近的小动物。

爆豪胜己手中燃起了火花,即使他知道这个人一直都如此地迟钝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二】

绿谷出久初次遇见爆豪胜己是在他六岁的时候。他因为受到母亲的委托一个人前往森林中的祠堂,他拿着母亲给他画的儿童简笔地图过小溪时,地图掉入溪流中随水流漂走了。

随着漂走的地图,绿谷出久看到了在溪流边的爆豪胜己。那个少年的金发在从树叶间撒下的阳光中显得格外耀眼,一时让他有种此刻场景似曾相识的错觉。

爆豪胜己隐约看到从眼前漂过了一张白乎乎的东西,向漂来的方向望去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绿油油的身影。
那个他无比熟悉的幼驯染——绿谷出久的身影,即使是几近失明的他,凭着味道和直觉也知道,他终于又出现了。

他的脑海中闪过无数个他和幼驯染的过去,他屁颠屁颠地跟在自己身后叫着“小胜”,他看着自己力量觉醒后从手掌燃烧起来的火焰而发出“小胜真厉害!”的感慨,以及他最后白发苍苍地躺在仍然18岁模样的自己面前,“小胜,等我回来啊……”垂下了本打算抚摸一下他脸庞的手。

正当他猜测绿谷出久是会带着笑脸挥手寒暄,还是和他坐下来聊聊天,还是说一句“好久不见”时,绿谷出久开了口,“你这个人怎么可以往溪水里吐口水啊?!”

正在借溪水漱口的爆豪胜己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这个白痴怎么可以这么迟钝??



【三】

绿谷出久几乎是唯一一个经常来献祭的人了,因为他始终坚信家里祖传的那把剑是当初那些英雄中的一个奋勇杀敌后流传下来的,而自己也在因此向着英雄的目标前进着。经常来这个祠堂,也相当于他在向自己的祖先祭祀。

也是在这里他碰到了那个自称是龙的少年。

所以在这之后他常来祠堂的目的就不明了。

之所以绿谷出久认为他自称,是因为他既没有传说中龙的翅膀,也没有会喷火的技能,还没有什么会变身为龙状态的技能。甚至还每次他来时都能撞见他在偷吃水果。唯一与常人不同的是他手心时常能蹦出的火花。

“嘁!这本来就是献给我的水果,爱怎么处理是我的事!”爆豪胜己在山洞中吼叫着,吓跑了正在吃水果的小动物。

绿谷出久习惯了这样的日常,摇了摇头回到山洞,拿出了草药和膏布。

“小胜眼睛好些了吗?能看见多远了?”绿谷出久拆下蒙着爆豪胜己眼睛的布,在他眼前挥了挥手。

自从认识了爆豪胜己以后,绿谷出久每次来献祭时都会给他换治眼睛的药,一换就换了十几年。

“能看见你这呆子脸上的雀斑了。”爆豪胜己不耐烦地撑着脸,用赤红色的眼瞳看着面前的人。

此刻的绿谷出久心情复杂,他不知道该庆幸小胜的视力恢复了很多,还是该因为他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自己的雀斑而石化。



【四】

初次来到祠堂的绿谷出久看到满墙壁以壁画来记录的勇者故事时,投入地看了起来,那股投入的模样让爆豪胜己想起了他的幼驯染从前看到有关英雄的传说时也是这样眼神闪烁的模样。

也只有他能看着这个其他人都看不懂的壁画故事看出津津有味的感觉,“小胜!这都是你画的嘛!真厉害啊……真想见见这些英雄一面啊……”

“嘁!你眼前就有一个啊!”爆豪胜己抬起头,45°角俯视6岁的绿谷出久,用大拇指指着自己。

绿谷出久疑惑地看着他愣了好几秒,随后恍然大悟道,“能够把迷路的我拯救了的小胜的确是我的英雄哦!”

爆豪胜己脸上突然暴起了青筋,一手燃起火苗,一手拎着绿谷出久的领子使他体验了一把腾空的感觉,“废久,你看清楚了,老子可是龙!”

6岁的绿谷出久还不熟悉爆豪胜己的脾气,被这样嚣张气焰的他吓到了。他一边抽泣着一边回答着,“你们龙画画都是这么抽象的吗……?我妈妈画得地图都比你好看哇……”

爆豪胜己不知道为什么手上的火苗发出了噼里啪啦的爆炸声音。



【五】

当年的一战中爆豪胜己在最后被敌人的攻击弄瞎了双眼,但实际他还能看见,只是周围很糊,仿佛告诉他并没有失明但是不能战斗,变得弱小了的事实。绿谷出久担心这样骄傲的他会因为这样的小事而做一些不好的事,让法师丽日御茶子将他的力量封印在了自己的剑上。

这把剑现在出现在了这一世的绿谷出久手上,爆豪胜己觉得这就是命。

但是此刻的绿谷出久并不知道解除封印的方法,因此爆豪胜己总觉得他或许只是偶尔得到的这把剑,并不是他自己所说的勇者的继承人。

“对了小胜,你总是呆在森林里没怎么出去过吧?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勇者朋友们吧?”某次换药以后绿谷出久提议道。

“哈?不止你一个白痴觉得自己是勇者的传人?”爆豪胜己满不在乎地嚼着水果,心里却是对同伴们的这一世的生活很好奇。

“是啊丽日桑是很厉害的法师给小胜的治眼睛的药就是她给我的饭田君冲刺的速度超快呢每次我从树上掉下来都能被他神奇般地救住啊啊对了对了还有轰君他的发色半白半红好稀有呢眼睛也是异色瞳呢真稀有哇听说是他是国王和一个白发的女子所生的贵族王子呢他骑的马和骑马的样子超帅气啊我也想成为这样的勇者啊……”

嘁。碎碎念的个性和提到阴阳脸的激动劲一点都没变。爆豪胜己想着,额头青筋暴起了几根。

当然他绝不承认这是自己在吃醋。



【六】

某天爆豪胜己在晚上睡觉时又一次梦见了绿谷出久,还是那身熟悉的绿色马甲白衬衫和土到家的红鞋子,他伸出手对自己说:小胜,我们走吧。背后是他最熟悉不过的那一帮人。

小胜,小胜,小胜……

嘁这白痴,我又不是聋了,干嘛喊这么多声。

“小胜?小胜?醒醒醒醒!”

爆豪胜己从梦中醒了过来,眼前场景令他无比熟悉,正是刚才梦中的场景。丽日御茶子,饭田天哉,轰焦冻,绿谷出久。绿谷出久穿的也正是他梦中土气的装扮,爆豪胜己大概猜到了他们来叫醒他的目的。

敌联盟又一次攻到了国家边境。

几百年前正是绿谷出久将他的力量注入在了那把剑上,以及爆豪胜己发挥出龙的全部力量击退了他们的几百头脑无。绿谷出久在和死柄木弔决战时,绿谷出久背后突然冒出黑雾,“废久!闪开!”爆豪胜己推开绿谷出久,在黑雾和死柄木弔间爆破,在爆破的同时,死柄木弔的手指尖触碰到了他的眼睛,死柄木弔被炸伤从黑雾撤退,爆豪胜己的视力也受到崩坏的影响。死柄木弔暂时撤退了,换来了几百年的太平。
那时爆豪胜己就猜到自己或许还会再等到这一刻的来临,或许是命中注定,他仍然是与绿谷出久并肩作战。



不断响起的爆炸声和火焰燃烧的声音传入耳畔。
这次除了脑无和死柄木弔以外还多了几张陌生的人类面孔。

小胜,你怕吗?”绿谷出久转过头看着熟悉的侧脸。

“嘁,老子可是爆豪胜己!我怎么会害怕!”爆豪胜己偏过头斜着眼对上绿谷出久的双眼。即使他知道自己没有全部龙的力量,视力也只是面前之物能看清,他仍然坚定地站在了绿谷出久身边。

两人默契一笑,做出迎战状态,冲向敌人阵营。

“小胜,要是这仗赢了你可得变回龙带我飞上天转转呐!”

“嘁,谁要带你上天啊!”爆豪胜己心里开始盘算该带他去哪里见他没见过的景色。



【七】

龙的力量被削弱了,果然爆豪胜己觉得比当初的那次战斗要吃力了许多,但其他人仍然用着和那次一样的招式。简直让他有种自己落入了无限循环的错觉。

如果自己作为龙的寿命一直延续下去的话,说不定真的要不断循环下去。他要一次一次见证朋友们在自己面前的去世,一次一次梦见与他们某一世的哪一段故事,一次一次在森林中徘徊,等待绿谷出久再次出现……

这样想着,他又灭了一只脑无。即使他力量减弱他也有格斗术的基础。开什么玩笑,老子可是爆豪胜己,就算没有龙的力量,老子也照样能徒手灭脑无。
那些都是想象,现在只要专心投入战斗就好了。



绿谷出久突然杀到了死柄木弔面前,其实是死柄木弔来到了绿谷出久的面前。其他人都被几只脑无牵制着,无法上前助战,绿谷出久额头沁出了几滴巨大的汗珠。

死柄木弔又一次向绿谷出久伸向了手,爆豪胜己只能看到一个绿油油的脑袋周围有黑雾,爆豪胜己甩开身上的脑无,引领着身后的几头脑无跑向绿谷出久,“废久!闪开!”爆豪胜己看不清远处无法精确估算距离,一头撞上了死柄木的手。成群的脑无压在了他和死柄木弔的身上,他被绿谷出久拖了出来,死柄木弔看到高贵的龙中了自己的崩坏心满意足地穿向黑雾中,又站了起来。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头脑仿佛炸裂,流下的血遮住了他的视线,意识恍惚间他好像听见绿谷出久说了很多话。


“小胜你不会有事的!……”

“小胜即使力量减弱了也是最棒的英雄!绝对不会有事的……你看看我啊……因为……小胜是在森林中,引领迷失方向的我的,最棒的英雄啊!……”

绿谷出久的剑放出了金黄色的光芒,如同爆豪胜己一样。这些光芒涌进了爆豪胜己的身体中。

如同封印爆豪胜己力量时的场景相似,那时的绿谷出久怀中抱着爆豪胜己,把剑放在他身上,由丽日御茶子把爆豪胜己的力量封一大半入剑内,嘴中还说着一句话,爆豪胜己想起来了,“小胜,你永远都是我的英雄啊。”



【八】

爆豪胜己脑内回想起了一些琐事。

“小胜我真的是勇者哦!我这把剑说是还封印了你一大半的力量呢!”8岁的绿谷出久第一次拿着熟悉的剑来到他眼前时说道。

“你不信嘛!我爸爸可是留下过解除封印的方法的!”14岁的绿谷出久在与爆豪胜己互相怀疑对方身份时说道。

而此刻的他身体一暖,感觉力量仿佛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中,尽管头脑仍然剧痛无比,但他感觉到意识回来了。



此刻的绿谷出久抱着爆豪胜己跪坐在地上,爆豪胜己的脑袋埋在他的颈窝里,他的头发沾染了血液变得不再那么扎人。

绿谷出久一边碎碎念,一边任由止不住的泪水不断涌出,划在爆豪胜己的脸上。黄光注入爆豪胜己后,他的背后凸起,展开了翅膀,传说中龙的赤焰色的翅膀。

“小胜……真的是龙……为什么不是凤凰啊凤凰就能复活了啊……”

“嘁,谁告诉你老子已经挂了的?废久?”绿谷出久的颈窝里发出了声音,“老子本来就是龙!”

爆豪胜己晃悠着站了起来,睁开了血红色瞳孔,闪烁着有一丝渗人的光,身后的翅膀煽动了几下,仿佛在适应身体。爆豪胜己试着从手上升起火苗,果然成为了剧烈的爆破。

力量回来了。爆豪胜己满意地想。

“小胜……你还是别勉强了吧……你的头还受了伤呢……”绿谷出久脸上仍然都是泪痕,说话也还是哽咽着的。当他看到爆豪胜己在自己面前倒下时他的大脑仿佛也中了崩坏一样当机了,他开始想起来小胜曾经跟自己说过力量被封印了,视力也还没有恢复,自己却硬是拉着他来战斗,而他最终却是为了自己而受到这下攻击。此刻他又看到那个人在自己面前站了起来,满脸的血渍中睁开了他闪着光芒的眼。

牙白……此刻的小胜有点帅气……绿谷出久看着龙人形态的爆豪胜己心里想着。

“哈?勉强?”爆豪胜己的手中开始剧烈地爆破,翅膀也煽动了起来,“老子让你看看什么是龙的力量!”



【九】

金发少年坐在窗口看着窗外,轰焦冻正在楼下的城堡阳台上举行着他的国王登基大典,除了他所有的勇者们都去参加了,他想起自己当初骂着mmp老子不去现在却坐在楼上偷看着这一切,感觉到有些脸疼。

大战结束以后敌联盟在爆豪胜己觉醒后彻底被铲除,最后一只脑无被爆豪胜己踩在脚下爆炸以后,他也倒了下来。毕竟还是被崩坏影响了头脑的。他隐约觉得自己还没倒下就被人接住了,还是那股熟悉的味道,以及熟悉的声音,“小胜,辛苦了……你果然是超棒的英雄……”

嘁,这白痴总喜欢重复说一些本来就是事实的事。这是他失去意识前脑海里闪过的最后一句话。

醒来后同伴们告诉他他还活着,多亏了龙的体质和丽日的法术使他活了下来,但是只剩下了人的寿命时长。

也好,不用再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离开了。爆豪胜己想着,望向了窗外的那帮家伙们,一个个都笑的无比开心,其实他自己也是。



爆豪胜己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后,到处乱逛着又回到了山洞祠堂,看着墙壁上这些自己画的画,记录着勇者们的故事。

但是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他看见另一面墙壁上也多了一墙壁的壁画。

嘁,白痴废久画的真难看。爆豪胜己抚摸上一个金发长着赤焰色翅膀的少年,心中有一丝温暖,却告诉自己“根本没有把我的英勇帅气画出来!”

“啊小胜也这么觉得嘛果然我画画技术还是不行呢小胜当初长出翅膀的时候我真是吓呆了呢因为超帅气啊啊啊啊自己画了壁画才发现原来画壁画这么难的啊小胜真是厉害啊能画成这样什么的……”绿谷出久从山洞深处走了出来,边走边念叨着。

“废久你再烦我就把这面墙给炸了。”爆豪胜己手上发出爆炸的声音,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看的绿谷出久一阵毛骨悚然。

“那……那小胜回来是想把这次的故事画上去嘛?”绿谷出久额头闹着冷汗问着爆豪胜己。

“嘁,只是随便逛逛。”爆豪胜己佯装不在意地收回手插进口袋,心里却因为被绿谷出久猜到了而一阵惊。
绿谷出久只是笑笑,举起了手里奇奇怪怪的工具对爆豪胜己说:“那小胜来跟我一起吧?”

爆豪胜己说着不要转身看向别处,但余光看到绿谷出久别扭而又难看的技术,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驱使着他上前抢过他手里的工具。

绿谷出久心里一阵暖流,脸上洋溢出“真是可爱啊”的表情,小胜还是那么嘴上不诚实身体却诚实无比啊……“小胜,su……”他顿了顿,想了想还是改了口,“真是厉害呢……”

“废久你原本想说的不是这个吧。”爆豪胜己用陈述句的语气将一句问句抛给绿谷出久。

“啊……被小胜发现了呢……那小胜也知道我会说什么吧?”

“哈?我怎么会知道你个废久在想什么?”

绿谷出久用极小声的声音说了一句“我喜欢你。”只可惜被爆豪胜己敲钉子的声音淹没了。

爆豪胜己虽然没听到,但他用脚丫子想想也知道绿谷出久会说什么,嘴角扬起了弧度明显的微笑,只可惜被绿谷出久认为是对于自己画作的满意。

爆豪胜己转身把工具扔回给绿谷出久,“已经最后了结束了吧,好了你可以滚了。”

绿谷出久想了想,在最后加了一行字,对其他勇者们都是这样的。


——“一生只有一次又怎么样,一起我们可以创造无敌。”


====================================
因为新ed的歌词太适合幼驯染了所以脑洞出了一篇文。总是不诚实的咔酱和天然出久真是一级可爱,祝他们99🎉

评论(1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