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水鱼哩☆

高三狗。可取ID中任何一字构成称谓。
预计明年高三毕业会开始产粮。

【MHA·胜出】不是老师,是爸爸


☆一时爽的产物,很短
☆老师咔×家长久
☆原著背景设定
☆轻松傻哔向
☆新添人物:清水,设定性格大概类似凹凸里的格瑞

===========



“你叫什么呀?”
“清水。”
“名字呢?”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叫清水。”
“这样啊。那你以后跟我姓了好吗?我会保护好你的!”
“嗯。”
“那请多指教啦——
——绿谷清水!”



============
绿谷出久听说清水返校那天就和同班同学打架时他并不意外。
毕竟是强者如云的雄英,而他只是个性并不起眼的清水。就像当初无个性的自己被个。性。强。暴。的。某。个。同。学。看不顺眼一样,所以自己才想从孤儿院收养这个孩子。
而真正让他意外的是清水跟他所说的当时的情景。

“我不是无个性。”清水在走廊里对三个围在他面前的学生面无表情地说着。
“哈?别搞笑了!就你那个弱小的个性怎么可能考进雄英!谁不知道你有个‘和平的象征’的老爸?开个后门就能解决的事没什么不好承……”其中一个孩子说着,就被清水一拳打了过去。
“我考进雄英跟出久先生一点关系也没有。”清水依旧面无表情,但眼神中却充满了杀气。
然后一群人就在走廊里扭打了起来,被正好往班级走的班主任撞到。被看到的是一地的水,全身湿透的三个欺凌者,以及毫发无损、正揪着其中一人领子、依旧面无表情、正打算往对方满是淤青的脸上打下去的清水,班主任一看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愤怒地把四个人叫到办公室,狠狠地骂了三个人一顿,让清水只是写了检讨后把清水留了下来。
“绿……绿谷,明天让你家长来一下。”班主任收起了刚才还愤怒无比的脸,突然平静地对他说。

绿谷出久听他描述完以后大致懂了,然后问清水班主任姓什么,明天有空就去找他。
清水想了想,“不知道。”
绿谷出久手里的筷子掉在了桌上,“第一天班主任肯定会自我介绍的吧!”
“他自我介绍的时候我盯着他感觉有点眼熟,但是想不起来,所以思考了很久,然后就没听到。你就到办公室问1A班主任就可以了吧。”清水还是面无表情,边嚼着嘴里的饭菜边说。
别总是面无表情地说得这么轻巧啊!绿谷出久内心忍不住吐槽,当初自己看到相泽老师还挺怕的呢。
隔天绿谷出久走在前往雄英的路上,不自觉的开始碎碎念,引来路人的关注。“这个老师并没有说什么看不起个性较弱的学生的话甚至也没有骂清水说明这个老师可能身边有类似的朋友或学生所以并不觉得考进雄英的个性较弱的孩子有什么不光明的地方而对欺凌的人却劈头盖脸的骂这个老师看来很重视这方面的纪律……”
这样的故事让绿谷出久有点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那时也有某。个。个。性。强。暴。的。同。学。喜欢欺负自己。“毕业以后好像和小胜也没什么联系了呢真是可惜哇上次同学聚会正好自己在外地出差没去成不过后来听丽日同学说小胜他回雄英当老师呢没想到小胜竟然会当老师啊……”
等等雄英……对欺凌的事管的很严厉……清水说那个老师很眼熟……
绿谷出久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不会那么巧的吧。
原本一脸问号的绿谷出久突然变得忐忑不安了起来……难道自己将要和幼驯染面基了吗?

“1A班班主任?爆豪老师吗?啊他来了。”正在相泽消太一旁询问的绿谷出久看到他向门口一指,就看到了自己多年不见的幼驯染。
他褪去了年轻时的稚气,但猩红色的眼眸里透露出来的怒意丝毫不减。而且终于学会了好好提裤子。
“呦,废久。好久不见了啊。”这个男人满脸的微笑却透露出无尽的危机感。
“小胜……爆豪老师……”
还真就这么巧。莫名其妙地就面基了。


没想到自己和幼驯染毕业后的第一次见面竟然是以这样诡异的形式,甚至这个人正拽着自己的手臂往天台的方向走去。
等等不是找我来谈清水的事的吗??为什么要拽着我的手臂??我要不要用OFA跑掉??绿谷出久好不容易理清的思绪再一次乱成一团。他正在想着如何开口的时候,他们终于来到了天台,爆豪胜己把他一把向墙上甩去,双手插兜用脚壁咚了他,用锐利的眼神伤害着他,依然沉默不语。
“小小小小小小胜你听我说……清水他……”
“是你领养的吧。”
“诶……?小胜怎么知道?”
“嘁,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白痴吗!才毕业几年啊你能生出一个15岁的孩子?而且学生信息表上亲属这一栏只有你一个父亲,是个人都很好理解的吧!”
“啊…那小胜是要问什么……?”
爆豪胜己靠墙坐在地上,绿谷出久走到他旁边也坐下。
爆豪胜己45°仰天说着,“绿……可恶……那孩子的入学考试我看了,他的物理格斗术很强,简直跟当年的我一样,”
听到这里的绿谷出久愣了两秒然后发现竟然没什么不对。
“他的个性是操控水,但是不能产生水,所以当入学考试那样缺少水的环境下对他来说限制很大,而他却想到了将机甲打坏让电线暴露出来后注入水使它瘫痪……好好利用的话他可以是一个智慧战斗都具备的英雄……臭书呆子你盯着我看干嘛??”
绿谷出久坐在爆豪胜己旁边,撑着脑袋一脸欣赏着迷的表情,“没有啦,只是觉得这么多年不见,小胜戴了眼镜看上去没那么可怕了呢。”
“啊,这个眼镜是橡皮头说我的杀气不适合做老师让我变装的。嘁,明明他气质也没多像老师。”
绿谷出久笑了笑,收回了目光,“我也发现了清水他的个性很适合救灾英雄工作,所以才想让他来考雄英,没想到小胜会正好是班主任……那么小胜故意找我来是要谈清水的事吗?”
“只是一半原因。”爆豪胜己转过身面对着绿谷出久坐着,盯着绿谷出久看。绿谷出久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而这种安静竟然持续了2分钟,最后终于被铃声打断。
爆豪胜己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向天台的门,“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去上课了。”
绿谷出久迟疑地哦了一声,然后恍然大悟了什么,追上去大喊,“小胜!!!——
——你屁股后面都是灰尘!!!”
声音之巨大,引来这层楼的班级窗口都探出脑袋一看究竟。
听说,后来NO.1英雄人偶是被爆心地捏着脸腾空举着从楼梯上扔了下去,好在他骨骼惊奇没受重伤。
而爆心地果然屁股后面一片灰。


由于雄英是寄宿学校,因此清水只有周末才会回家,但是这个礼拜清水面无表情地进门第一句话就是:“爆豪老师让你下周去找他一趟。”
绿谷出久走出厨房,举着锅铲问他是不是又有什么麻烦了,只是换来对方一句,“我只是上课时喝了口水而已。”
绿谷出久不明白这为什么会成为爆豪胜己找家长的原因,以为只是他纪律管的比较严而已,因此他在下礼拜挑了一天又回了母校一趟。正好碰到爆豪胜己在上实战指导课。当了老师以后的爆豪胜己脾气比学生时期收敛了很多,甚至能一边耐心地骂着mmp一边手把手教男同学如何正确使用个性,好像把每个人的个性都好好琢磨了一遍呢,对每个人的个性的缺点和使用方法都了如指掌。看的绿谷出久甚至有些嫉妒。
真不愧是小胜呢。绿谷出久躲在远处的墙后仿佛stk般露出^q^的表情然后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特写照。

终于下课了,学生都走向了换衣室,爆豪胜己一个人留在场地上收拾着器材,一瓶水突然递到他面前,“小胜辛苦啦!给你水!”
对方只是“啊”了一下,马上拧开瓶盖猛灌了几口,然后说,“废久你今天来的真不巧,我今天都是课,一会儿还要给高三年级代班指导……啊对了。”
爆豪胜己带着坏坏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望着绿谷出久,“你来跟我一起上课吧。”
之后绿谷出久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爆豪胜己让自己来助教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这节课是近身格斗课,他正缺一个被当做敌人的对象,绿谷出久从各种意义上都正合适。
在被自己幼驯染猝不及防地隆重介绍一番后毫不留情地在学生面前被摔在地上,因为是模拟敌人,绿谷出久甚至还不能还手,他还瞧见几个女生聚在一起用一种看八卦的眼神看着被压趴在地上的自己和骑在身上的爆豪胜己,然而对方却不为所动甚至仍然一本正经地介绍格斗技巧。
就这样当了半天助教以后绿谷出久被爆豪胜己以“辛苦你了啊废久今天就不跟你谈你家孩子的事了”为由打发了回去。
所以我每次来的目的在哪里。面基吗?

然而绿谷出久万万没想到之后的每个礼拜清水回到家后的第一句话总是,“爆豪老师让你下礼拜去找他。”
起初绿谷出久会激动地抓住对方肩膀问他是不是惹怒了小胜,但只是换来对方面无表情的一句,“我只是某一节课偶尔睡着了。”以及“我只是在麦克老师的课上和麦克老师对唱英语歌。”这些根本不至于被找家长的理由。
后来绿谷出久习惯了这一切,清水也习惯了这一切,进门只要说一句“照例”绿谷出久就懂他意思了。

直到两个月后,清水又一次被爆豪胜己要求带话后好心地提了一个建议,“爆豪老师,出久先生现在为了我能在雄英好好学习已经很少出动任务了。顺便这个周末我要去实习的地方看看,你可以来家。访。”说完对爆豪胜己比了一个大拇指,嘴角勾起一个诡异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爆豪胜己停下正在改作业的笔,回头看了一眼清水,带着眼冒红光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会给他了一个大拇指,“告诉你家长,我这周末就来家。访。”
此刻清水终于想起为什么自己会在见到这位暴脾气老师时就觉得眼熟了,那副眼冒红光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他在出久先生的皮夹里,手机相册里,房间桌子上的相框里都见过这张熟悉的“笑脸”。
大概是要多一个爸了。清水想着,离开了办公室。

后来清水渐渐用周末时间去实习而不再经常回家。只是有一次因为执行任务时下了大雨,导致浑身淋湿又正好离家近而打算回家换个衣服洗个澡。谁知一推门却看到爆豪胜己出现在厨房中,很熟练地炒着饭菜,对每一个调料瓶的位置都了如指掌。
“爆豪老师……你进展很迅速啊……”清水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来掩饰自己此刻内心的复杂,“出久先生呢?”
“腰疼,卧床休息。”爆豪胜己头也不回地回答道,“正好你今晚留下来吃完再走好了。”
清水感觉自己仿佛增加了一个家庭成员,虽然他对这样的发展本不应该感到意外,特别是他进到绿谷出久卧室关心他时看到了他脖子和肩膀上的“伤”。
吃晚饭时,清水看着自己班主任和自己养父很自然以及亲密的互动时,很快地明白了自己这几个礼拜不回来家里发生了什么。
“啊对了清水。”爆豪胜己突然叫了自己的名字,“以后在家里不用叫我老师了。”
“——要叫爸爸。”

然后清水看到了两人无名指上各套着一个银环,在餐桌正上方的灯的照耀下无比耀眼。

===End?===

彩蛋(并不)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并没有举行婚礼等高调的仪式,只是以带起了戒指这样的行为向世界宣告自己名草有主。
后来一家三口各自搬到了新房子里,通常清水都不轻易回家,不仅是因为自己住宿的原因,而是有一天做梦梦见自己回去看到了一个婴儿,出久先生还让那个根本不会说话的婴儿叫自己哥哥。那个婴儿有着胜己先生的发色和出久先生的眼睛,不得不说其实很好看。但他仍然被这个梦吓醒,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明明是有两个爹而不是一爹一妈。
直到高一第三学期期末结束以后他回家过假期时,真的在推门后看到出久先生手里抱着一个婴儿,以及胜己先生把自己叫到他们身边,“清水,快来认你弟弟。”

===Real Ending===

希望自己这次tag没有打错emmmm万一打错了请各位友好地指出👏🏻

评论(1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