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水鱼哩☆

高三狗。可取ID中任何一字构成称谓。
预计明年高三毕业会开始产粮。

【MHA·胜出】我所知道的


☆ooc预警
☆侦探咔的学生时代
☆是一颗裹着玻璃渣外壳的糖,嗯
☆第一次写推理文逻辑会混乱
☆过去捏造注意,过敏者请回避


两人还在上高中时,绿谷出久并没有现在偶像这样的气质,整天唯唯诺诺的,看上去就很好欺负。而爆豪胜己却始终是那样的嚣张跋扈。
绿谷出久因为爆豪胜己明明和自己是幼驯染却对自己的态度冷漠了十几年而认定自己是个被爆豪胜己讨厌的人。因此在从高中回家的路上,虽然两人是一条路线,但绿谷出久很自觉地保持在爆豪胜己身后50米的距离回家。
这个距离或许在绿谷出久心里是安全的,因为远离了那个炸药桶,然而正是因为远离了炸药桶他并不安全。

某天回家路上路过一个小巷口,绿谷出久照样跟在爆豪胜己身后50米行走,但突然被一股力量拽进了小巷,撞在了墙上。虽然是个男孩子,但绿谷出久身体还并不结实,肩膀一阵吃痛。
“喂,你是一年级A班的绿谷出久吧?”
“你们是……?”
“啊,我们是三年级的前辈哦!有点事想找绿谷君帮忙呢!”
绿谷出久看着自己被三个凶猛的高个围住就知道自己将面临什么。
大概是名为校园欺凌的东西。
他们把绿谷出久痛打发泄了一顿,然后把衣服扯开全身赤裸地按住他拍了照,以此威胁他定时要给他们钱,为了保住这张不雅照。

绿谷出久躺在地上看着天空逐渐飘下的雪花。
要是自己就这样被埋起来找不到了多好。
要是自己能不畏惧爆豪胜己,紧跟着他多好。
要是自己没有那么软弱该多好。

当雪开始化成水渗入身上并不多的衣服刺激他的皮肤时,绿谷出久决定还是站起身回家。他经过路过的药店去买了一些止痛药涂在自己伤口上。
这样就能跟妈妈说是学校里摔倒了,已经在医务室处理过了呢,妈妈就不会担心了。绿谷出久天真地想着。

这件事他不敢告诉任何人,因为他也没有任何朋友,告诉了妈妈也只会让她担心……至于小胜……他反正也是讨厌自己的吧。

绿谷出久在被迫交出了自己所有的零用钱以后不得不以在便利店打工的方式来解决每几个礼拜固定的交钱问题。
然而打工的事被那三个三年级生知道了,他们开价更高了,绿谷出久只能打更多的工,以至于经常睡眠不足,在上课时直接睡着。


他以为没有人会知道,然而爆豪胜己却全部看在眼里。

绿谷出久上课第一次打瞌睡把桌子不小心往前顶撞到了爆豪胜己的椅子时,爆豪胜己愤怒地回头,却撇到了一脸仍在熟睡中甚至流口水的绿谷出久。
他嫌弃地转回了头。直到连续几个礼拜绿谷出久的撞桌子让他一边发火一边思考什么原因。
一次他夜里出门慢跑时发现了偷偷摸摸出门的绿谷出久,爆豪胜己临时改变慢跑路线尾随绿谷出久来到了商店街的便利店,几分钟后看到了穿着工作服站在收银台里看上去笑的一脸疲惫的绿谷出久。
爆豪胜己觉得有哪里不对,他好歹也是绿谷出久的幼驯染,知道他爸爸定期会从外地汇钱,要买再贵欧尔麦特的周边也不需要这样在夜里偷偷摸摸地打工。

第二天绿谷出久没有来学校,同学都知道他最近上课容易睡觉,也就都认为是他最近太累了,累坏身子了在家休息。爆豪胜己也不例外。
爆豪胜己中午午休时在一楼走廊踱步着,思考绿谷出久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可恶,为什么这家伙总是有这个什么也不跟别人说的好习惯啊!!不是每个人都这么了解他的啊!!
他被迫去偷偷摸摸地打工,只能说明他遇到了被迫要交大笔钱而且家长还不能知道的情况。
这傻子又不可能为了几个破周边去贷高利贷。
那只有一种可能了。
这家伙被欺凌了。
爆豪胜己猛然抬起头,这一切好像说的通了,他刚大步迈开准备上楼回教室去找手机打电话质问绿谷出久时,听到走廊窗外有重物从楼上掉落下来摔在地上的声音,以及楼上有人不断发出的尖叫声。
他向外看,看到那个无比熟悉的绿油油的身影,明明半天内都没有出现,现在却躺在了眼前的血泊之中。
正因为无比熟悉他才坚信自己没有认错。
“废久——!!”他翻出窗跑到绿谷出久身边,把他扶起来。
“废久!!你这混蛋!!没老子命令不许有事啊!!!”
“废久你他妈给老子睁眼啊!!”
“出久——!!”
爆豪胜己把手放在了绿谷出久鼻子下方,还有呼吸,但是爆豪胜己却觉得自己快要停止呼吸了。


这一定只是场噩梦。
爆豪胜己浑浑噩噩地过了一天半,之前他正兴致勃勃地想向自家的废久炫耀自己的推理能力把他不说的事情都推理了出来,而那个本应该一脸震惊和不可思议的家伙如今却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听不见自己的炫耀。
然而眼前老师让他帮忙带给绿谷出久的作业和笔记,以及门外绿谷引子的哽咽抽泣声和老太婆的安慰的声音让他明白这不是梦。
他知道此刻自己该做的应该是冷静地推理出导致绿谷出久跳楼自杀的原因,但他现在不管睁眼还是闭眼都是绿谷出久倒在血泊中的模样——他微微颤动的睫毛,还在吸气吐气的口型,以及被血染红的绿发。
可恶——爆豪胜己狠狠锤了一下桌子,脑子里一片混乱,甚至挤不进大脑传来手上疼痛的信号。
“喂,臭小子。”爆豪光己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老太婆什么事啊别来烦我!”爆豪胜己头也不抬地吼了回去。
“胜己君……”这回是绿谷引子的声音,爆豪胜己抬起了头,走向并打开了房门,装作面无表情的样子。
“胜己君,出久他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他前几周每个周末晚上都出去,被我发现才说是去打工……还带着一身伤回来……他明明每天都还笑着回来的……为什么突然就……”
废久这傻哔。真是亏他笑的出来。
“他没有和我说过什么,”爆豪胜己回答着,引来爆豪光己的瞪眼,“但是不用他说,我会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第二天爆豪胜己不再一到学校里就趴在桌上装作睡觉,而是上课时在书上做各种对绿谷出久跳楼行为的推理笔记。
但是由于绿谷出久什么都没说过,他只能保持之前他受到了欺凌这么一个结论。
这傻子明明小时候还说“只要欧尔麦特还在荧幕上活动,我就永远有继续做任何事的动力!”
是要多严重的理由连欧尔麦特都不起作用了?

“呐呐你听说了吗?A班的绿谷君就是前两天跳楼的那个同学呢。”
“诶是吗?平时看上去很温柔的一个人呢……”
“果然还是因为学校论坛里的那个帖子吧,绿谷君遭遇这种事太可怜了……”
走在楼梯上的爆豪胜己听到路过的两个女生在谈论起了有关绿谷出久跳楼的话题,追上去抓住对方质问,“废……绿谷在论坛里怎么了?”
“诶?你不知道吗?就是之前绿谷君被人……被人衣服扒掉了的照片被发在上面了……不过后来被审核给删了呢……”
“学校老师们好像也知道这件事呢,专门请了人来找这个账号的使用者,结果已经注销了呢。”
“等等你好像是A班的爆豪……你不要紧吧……?”
爆豪胜己突然瘫坐在了楼梯台阶上。
这一切好像都说得通了。

绿谷出久受到人拿他的不雅照威胁,威胁他定期给他们提供钱,所以他才要去打工,并且每交一次钱还会被殴打一顿。因此绿谷引子每周都见他打工出去却带着伤回来。跳楼前估计是本应该定期交钱的时间,然而他因为打工累倒了来不了学校,对方以为他食言了便把照片发了出去。

好家伙,有人敢欺负老子的人了?
谁这么大胆子欺负到老子头上来了?
我爆豪胜己上高中以后还没打过架就能随便欺负老子的人了?
爆豪胜己此刻心中仿佛自己被人威胁了一般愤怒,他把这种感情理解为自己的小弟被欺负了作为老大的应该去报仇。
不过还不知道是谁干的这种事。
这时几个拎着箱子的鉴定科警察从楼梯上走过,引起了爆豪胜己的注意,让他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去废久跳下楼的现场看过。
他尾随着鉴定科人员走上楼,却惊讶地发现他们在高三年级的楼层转弯不再上楼了。
废久竟然不是从楼顶跳楼的?
爆豪胜己继续尾随鉴定人员来到绿谷出久跳楼的窗口,他在窗边发现了摆放整齐的鞋,按照站姿还是背对窗口的方向,而鞋尖正指着对面高三E班的教室门口。
案发时他只注意到那个血泊中的人长着绿谷出久的脸,却没发现他并没有穿鞋子。

按照爆豪胜己看推理小说的套路来说跳楼的人如果是真的冲着自杀的心理而跳楼的话通常都会选择天台这样一定能致死的楼层一跃而下,而绿谷出久却选择了离天台还有两层楼的高三楼层。
甚至他仿佛是在看着什么人,或者为了让高三E班的某个人看到他跳楼这件事而选择面对他背跃跳下。
这不就很明显了吗。爆豪胜己走向换到实验楼上课的高三E班教室,露出了自信的微笑和带着红光的眼神,随手捡起了一只被丢在地上的棒球棍。
区区废久还知道给我留线索了啊。

一天傍晚,绿谷家的门铃响了起来,绿谷引子带着疑惑抽泣着前来开门。看到的是脸上布满伤,手握棒球棍的爆豪胜己和三个鼻青脸肿直不起腰的陌生学生。
“诶?胜己君受了好重的伤啊,发生什么了吗……?这三位是……”
爆豪胜己踢了其中一人的屁股一脚,那三人立马走上前跪了下来。
“太太对不起!我们错了!”
“我们不应该把学业的压力发泄在绿谷君身上!实在对不起!”
“实在对不起!”
爆豪胜己把棒球棍扛在肩上,略微抬起下巴以很凶狠的眼光俯视着三人,“喂,把你们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
其中一人从口袋里哆嗦地取出一个信封,“这是我们向绿谷君勒索的全部相等数目的钱财……已经从我们自己的账户里取出来了……实在对不起!”
绿谷引子只是呆在原地,“钱回来了又怎么样呢,出久他……”说着又一幅要哭出来了的模样。
爆豪胜己从那个学生手中夺过信封,狠狠地踢了对方一脚,“你们可以滚了。”
三个人连滚带爬地跑开了。
爆豪胜己把信封交给绿谷引子,顺手抹了一把还有点出血的鼻子,“阿姨抱歉,我只能做这么多。”
“不不不,胜己君你已经帮到我很多了,竟然找到了威胁出久的人……”绿谷引子抹了一把眼泪,把爆豪胜己请进屋坐了一会儿,让他一会儿跟她一起去医院看看绿谷出久。“胜己君去看出久的话,说不定出久会醒过来呢。”

这是第一次爆豪胜己在绿谷出久住院后来病房里看他。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在逃避,他怕进到病房里会看到绿谷出久停止呼吸的一瞬间,或是又想起那时怀里满是鲜血的绿谷出久。
“还好出久掉下来时被树拦了一下……医生说自杀的人受了这么大的伤没有强烈的求生信念是很难活下去的,但他现在还在呼吸着,就算他现在还是植物人,他也仍然在抗争呢……出久他好像找到了想活下去的理由了呢,真是太好了……”绿谷引子坐在了绿谷出久的床边握着绿谷出久的手说着,不知道是对自己说,还是在对爆豪胜己说,又或是在对绿谷出久说。


此后每个周末爆豪胜己都会和绿谷引子一起来看望绿谷出久,他不再逃避,而是抱有一丝希望。
他想看到绿谷出久醒过来的那一瞬间。

然而很不巧,一个月后绿谷出久偏偏在他没看到的时候醒了过来。
绿谷出久一直都听的见周围的声音,只是无法回应,也没有什么激烈意识。
他只记得在他绝望的最后关头,那个爆炸般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还叫了自己“出久”。
好开心……
想再听小胜叫我名字……
想再被小胜这样抱着……
想再活下去……
因此他才一直撑到了现在。现在的他渐渐地产生了疼痛感,他感觉到自己身上多个关节断裂过后的疼痛,感觉自己的右手好像有点发麻。
他睁开了眼,看到爆豪胜己安静地趴在他病床边睡着了,还把自己的右手臂压在他的手臂下。
绿谷出久用食指第二关节轻轻扫过爆豪胜己的脸颊,小声地说着:“小胜,我回来了。”

大约一个月后,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都转入了雄英高中,在这里仿佛才是真正的高中生活的开始,绿谷出久交到了丽日御茶子和饭田天哉等朋友,爆豪胜己加入切岛锐儿郎和上鸣电气的篮球队,开始了1A篮球队的虐人之路。

一天中午,绿谷出久轻拍了几下爆豪胜己的后背,爆豪胜己侧过了身,绿谷出久准确无误地把耳机塞到了他的耳朵里。
“小胜你听!是欧尔麦特的新歌哦!”
爆豪胜己抓起桌上正在看的书侧过身,侧对绿谷出久地坐着,绿谷出久捧着脸看着爆豪胜己看着书,一只耳朵里塞着另一只耳机。
“真好呢,”绿谷出久说着,仍然一脸幸福地看着爆豪胜己,“还能看到小胜认真看书的模样真是太好了呢。”
爆豪胜己头也不抬地说,“你怎么说的像恋爱中的人说的话一样。”
“难道不是吗?”
爆豪胜己转过了脸,看着绿谷出久傻呵呵地笑着看着自己,伸手捏了捏他的脸,没回答,接着看他的书。

目睹了全程的丽日御茶子和饭田天哉仿佛儿子成家的父母一般慈祥地感叹着“小久君真是长大了呢”“绿谷君这么开心就好”的话。
而同样目睹全程的切岛锐儿郎和上鸣电气在一旁互相安慰“爆豪明明说好今天带我们去碾杀高年级篮球队的”“怎么办啊我不敢去提醒他”“走吧我们去找轰同学吧”然后拍着肩离开了。

===========正文END

☆小彩蛋
(参考小时代里崇萧的一个小彩蛋)


“啊小胜,中午好!今天妈妈没来吗?”
“她跟老太婆去办转学手续了。”爆豪胜己把汤桶放在床头柜,再拿出了向医院要来的碗和勺。
自从绿谷出久醒来后,爆豪胜己仍然会在周末来看他,基本都是和绿谷引子一起。他通常只负责在绿谷引子喂绿谷出久喝粥时辅导一下绿谷出久不会做的题。而这次绿谷引子还特意委托爆豪胜己要把这些粥喂给绿谷出久喝。
又不是三岁小孩,明明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爆豪胜己在心中默默地发牢骚。

“妈妈前两天跟我说了呢,小胜竟然为了我跟人打架了呢,还帮我把打工的钱都要回来了……”
爆豪胜己只是沉默地从小碗里盛起了一勺粥,放在嘴边吹了吹。
绿谷出久看着眼前温柔的爆豪胜己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只是在做梦。但是身上部分关节的疼痛告诉他,他是醒着的。
然而看到下一幕后绿谷出久坚信自己的确是醒着的。
因为爆豪胜己把那一勺粥放进了自己嘴里,还津津有味地吃了更多勺,直至吃完了一整碗。
“小胜那个粥……”
爆豪胜己抬起头,愤怒地撇了两眼绿谷出久。
就这么不愿意承认帮我出了个气嘛。绿谷出久想着。

===========彩蛋END


因为看了柯南以后一直觉得侦探仿佛必备一个幼驯染…所以想试试侦探咔…

如果这样的推理咔系列有人要看的话会写后篇(•̀ᴗ•́)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比心❤】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