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水鱼哩☆

高三狗。可取ID中任何一字构成称谓。
预计明年高三毕业会开始产粮。

【MHA·胜出】守墓人的Norturne



☆取名源自es的一期卡池,译为守墓人的夜曲
☆17世纪左右魔法时代设定
☆依旧ooc预警



远处的城市中正在轰轰烈烈地进行着改革,年轻人们号召人们要正视人们正在拥有魔法而不是巫术,而教会的人开始想方设法地处决这些年轻人。

绿谷出久是深山的一座墓园的守墓人,他只能通过报纸了解着远处城市发生的大事件。

绿谷出久点亮了煤油灯,摸着黑走向墓园去和幽灵们寒暄。

他也是觉醒了魔法的青年之一,但他同那些执意想改变世界的人不同,他只想呆在墓园这样安静的地方。一部分原因是他的魔法只是能看见幽灵并和灵魂沟通的弱小魔法。

“啊石田先生晚上好。这么晚还在散步吗?”

“丽莎酱,不可以哦,翻出围栏会吓到别人的。”

“卡特先生晚上好,墓园里的日子还习惯吗?有什么问题可以问问我哦。”

……

墓园里每一个去世的人都会被出久用魔法唤出灵魂,如果对方想的话可以在人世间在逗留一阵子,等对方想离开了再给对方超度转世。

墓园里每个灵魂他都很熟悉,每天有人在转世,也有新人在到来,而绿谷出久始终都在,他从被上一任守墓人在野外捡回来后就一直在墓园长大。

然而守墓人的离世后并不会以灵魂的状态留在世上,他们只能被迫自动转世。




一天绿谷出久去山下城镇里采购东西,回来地路上发现一个人躺在山上的森林里。他走近了以后试探了对方的呼吸以后发现是一具被抛弃在野外的死尸。是一个全身是伤,但眉目还很俊郎,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人。

绿谷出久大概能猜到这是个被处决了的革命年轻人。

他将这具尸体带回了自己的墓园,为他立好墓碑后用魔法召唤出了骨灰主人的灵魂,是个金发爆炸头的年轻人。

“您好,先生。这里是xxxx墓园,我是这里的守墓人绿谷出久。很抱歉地告诉您您已经去世了,如果您想要的话还可以在人世逗留一阵子。”

被召唤出来的灵魂睁开了眼睛,这双赤红色的眼睛看上去还如同活着一般充满绮丽的美。他看了一眼自己手脚几乎透明的状态,开了口,“嘁,还是没挺过去吗。”

“是的,我是用我的幽灵有关的魔法将你召唤出来的,所以你……”

“我要再留一阵子。”对方没等他说完就向墓园的出口走去,被绿谷出久用魔法建立的一道屏障拦了下来,“你tm干嘛??”

“灵魂如果离开墓园的话会吓到外面的人的,你不能出去。”

“滚开!我要去看看那帮臭教会的人对我的同伴干了什么!”年轻人说着就打算冲过这道屏障,却被绿谷出久用魔法捆住了他的手脚,运回了他的墓碑旁。

“先生,您如果真的想知道您的朋友们怎么样了的话,我可以把报纸上的有关内容给你看,但是你不能出去。现在你的活动范围只有这片墓园……希望您能冷静下来……”绿谷出久也很少用魔法束缚住灵魂的行动,但遇到这样迫切地想要出去的灵魂他只能这么做。

“那么请问,您叫什么名字?我好在您的碑上刻好您的名字,来日帮您转世。”

年轻人撇了撇嘴,“爆豪胜己。”

“是个好名字呢。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啦,爆豪先生。”

爆豪胜己仍然在想尽办法挣脱束缚,然而却做不到。绿谷出久也就由着他努力了,毕竟灵魂是不可能解脱这样的束缚的。

然而事实证明对爆豪胜己来说,这样的束缚是没有用的。

作为刚刚得知自己已逝的灵魂,他已经懂得了他能自由变换自己形态的大小,以至于他跟着绿谷出久一起下了一起山,去到了城镇。绿谷出久是在打开口袋时看到烟雾状灵魂飘出才意识到爆豪胜己跟着自己跑了出来。

如此强烈地想要一看在世朋友的灵魂绿谷出久并不少见,但他通常会用魔法拴住对方再一起出门。然而绿谷出久看了报纸后发现爆豪胜己的魔法是爆破而不敢带他下山,没想到还是不小心带出来了。

毕竟灵魂状态还是能使用魔法来干扰现实世界的。

绿谷出久千辛万苦地追到了爆豪胜己捆住了对方,对方却以向他爆破的方式用力反抗,引来了不少路人的注意力。绿谷出久只好拴着爆豪胜己回到墓园。

“废物你放开我!我要去鄙视那帮臭教会的!!”

“啊爆豪先生……您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您这样带着爆破去看对方会吓到对方的,虽然这很有可能就是您的企图,但是作为守墓人我是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的。”绿谷出久说着,将爆豪胜己拴在了墓园中,并且拜托了其他的灵魂来看住爆豪胜己。

然而第二天,绿谷出久去集市补买昨日没买齐的物品时,很晚都没有回来,直到天黑时带了一身伤回来。

“出久哥哥,你怎么了?”墓园里一个孩童的灵魂问着跌倒在墓园门口的绿谷出久,引来了众灵魂聚集起来,他们合力用绿谷出久的魔法将他灵魂状态的躯体拉回了他的床上,肉体也就跟着回到了床上。

爆豪胜己被看守他的灵魂牵着拴住他的绳子拽向了绿谷出久的房间,他看到了绿谷出久满身的伤。

这伤口太让他熟悉了,正是当初把他处死的灼烧的鞭具留下的伤口。他看了也就明白是昨天自己在集市上的爆破被人看到,牵连到了绿谷出久被教会抓起来审问是不是也是革命的一份子。

“没事的,你们都去休息吧,我自己可以处理的。”绿谷出久对所有人挤出了一个微笑,但所有人都明白他们只是灵魂,触碰不到实物,大多数人并没有魔法更无法帮他包扎,他们只好散开。只有爆豪胜己停在了那里没走开。

“爆豪先生想问我怎么逃出来的吗?我用魔法灵魂出窍装作经受不住鞭打挂了,然后被他们扔到了这座山里之后走回来的,啊城里人真是凶狠呢,爆豪先生忍了这么多年难怪想要革命……”

“废久。”

“哈咦?”

“这么废不是废久是什么?”爆豪胜己飘进了绿谷出久的房间,把捆住的手伸到绿谷出久面前示意他解开,绿谷出久没力气和他闹腾就解开了。而爆豪胜己也确实没有再想方设法地逃出去,他蹲在了房间里壁炉的旁边,用爆破点燃了壁炉,房间里开始渐渐地回温。

“废久什么的……我明明很艰难地逃出来的……既然爆豪先生这样称呼我,那我也换个方式叫你,就叫你小胜啦。小胜的魔法真是方便呢,这个壁炉我以前总是点不燃的……”

“那是因为你是废久。”爆豪胜己蹲在壁炉边看着其中的火团回嘴。

“小胜你真是过分呢……zzzzz”绿谷出久的声音渐渐微弱了下去,转为了轻微的鼾声。爆豪胜己回头看到对方满身伤口却还能睡得如此沉不禁心生敬佩。


后来爆豪胜己开始帮助绿谷出久管理墓园,他作为灵魂能触碰其他灵魂,也就能及时拉住一些一心想要翻出去的幼童。绿谷出久也因为终于有了同龄人而感到寂寞减少了很多。爆豪胜己在这里和绿谷出久见证了新的灵魂的加入,和到了时候的灵魂转世离开,而他一直都在,仗着“区区一个废久怎么管的住这么多小屁孩”的理由,想多跟他待一会儿。

毕竟他们认识得太晚了。


三年后,轰轰烈烈的革命终于结束了,由于爆豪胜己的牺牲唤起了更多人要反对教会独裁的心情,教会统治下台了。这一天晚上,山下城里的人们都放烟花来庆祝这场斗争终于结束了。

绿谷出久在山坡上看着那些炫丽的玩意儿,身旁飘着爆豪胜己。“小胜,那些东西真好看啊,城里经常放吗?”

“啊,庆祝节日的时候回放。”爆豪胜己手插望着遥远的城镇,那座他生活过的城镇。

“诶真好啊,炸花真好看。”

爆豪胜己歪了歪头,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绿谷出久,“傻哔废久,这叫烟花。”

“啊是嘛……我也不知道这个叫什么,只是看它像炸开了的花所以叫它炸花……果然还是炸花更符合它的形成吧?话说小胜的魔法就是爆破,弄炸……不对,烟花,应该是很方便的吧?”

爆豪胜己没有回答只是向天空爆破了一下,然后是几下,确实都是很好看的,不同颜色的烟花。

“哇是真的炸花诶!我还没有那么近距离地看过烟花呢!”绿谷出久一副村里人见到城里人的高级玩意儿的表情呆呆地望着烟花,烟花映在了他的脸上,以及他的雀斑上。

他在看烟花,而装作在看烟花的爆豪胜己在看他。以前的爆豪胜己知道自己发射的烟花是世界一级好看的,现在的爆豪胜己觉得,在自己一级好看的烟花下的绿谷出久是世界特级好看的。

他伸出了另一只手想捏一捏绿谷出久此刻正在发呆的脸,但是却穿了过去。

他突然忘记了他们其实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后来爆豪胜己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了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绿谷出久开始逐渐步入中年,他长高了,也苍老了,而自己仍然是一副青年人的模样。他甚至担心自己将来面对他到了自己父亲甚至爷爷年纪时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情感来面对他。

后来绿谷出久在一次下山回来后带回了一个小姑娘,爆豪胜己想到了他真的到了有女儿的年纪了,而自己大概其实是个预言家。

“惠理酱别怕,这里的大家都是好人哦!来跟大家打个招呼认识一下吧。”绿谷出久推着名为惠理的少女的背走进墓园。

绿谷出久说这个孩子是他在城里一个角落里发现的被家里抛弃的孩子。原因是她的魔法是看得见灵魂,家里人以为她是疯了就把她抛弃在了街上自生自灭。绿谷出久出于仿佛看到了过去的自己的心理把她带了回来。从此墓园里又多了一个在世的人。

绿谷出久常常委托爆豪胜己自己不在时照看一下惠理。一次惠理站在阶梯上修理围墙时没站稳,爆豪胜己本能地用自己的灵魂体想去接住惠理,在意识到这样其实是无济于事的同时,他触碰到了惠理,是一种温暖的触感。

两人都十分震惊,碰巧看到了这个场景的绿谷出久也很震惊,手里的锤子滑了下来砸到了自己的脚上。

惠理的魔法能力比绿谷出久要厉害些,她能用肉体直接触碰灵魂。因此她能比绿谷出久管理墓园起来更方便。

随着惠理渐渐地成长,绿谷出久也在慢慢老去,他开始带惠理去城镇,教了她几乎所有他需要叮嘱的东西。到了夜晚他也不再走在墓园里巡逻一遍,而是以吹笛的方式叮嘱各位灵魂早点休息,这些时候爆豪胜己都在他身边,最后绿谷出久向他道了一声晚安后,爆豪胜己才回到自己的墓边。

有时趁绿谷出久不在,惠理会偷偷问爆豪胜己很多问题,比如出久叔叔也是像我这么大的时候被带来的吗?他一个人的时候会做些什么呢?我以后是不是也会要向他这样一个人呢?……

“听一个老爷爷说,上一任守墓人临终前也是像出久叔叔这样不在出门,只是吹笛……那出久叔叔他……”惠理说着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但爆豪胜己也不能安慰她,他也一直在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而绿谷出久这四十年来又从来不跟他说起自己的过去。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正在墓园的一座山坡上看着满天星空,在这片夜空下,爆豪胜己经常会用自己的魔法放炸花给绿谷出久看。

12月的山里在夜晚格外地冷,绿谷出久包紧了自己的大衣,戴上了帽子,把煤油灯放在两个人面前。

“小胜你知道吗?其实守墓人是一份很难过的工作呢。即使是我拥有能和灵魂交流的魔法,也会感到很悲哀。我在这里了解到了不同人的去世原因,也看到了有人含着泪来看望他们,也有人直到转世了也没等到期待看到的人出现。其实看到了也未必是什么好事吧。”

爆豪胜己没有作答,他在墓园里待的这几年他很清晰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很多时候我很想能早点认识他们呢,这样他们很多人或许就能更好地活下去了。”

“对小胜也是。”

“如果我能早点见到小胜的话,最好能和小胜一起长大的话,或许我就能在每当你要冲动做事时拦你一下了。啊不过我有可能会拦不住呢……拦不住的话我就陪你一起去好了。”

“我们可能会吵一辈子,可能还会打一辈子架,但这样都很好不是吗?能触碰到小胜,感受到和小胜的内心一样温暖的皮肤,这样就很幸福了。不用像现在这样我只有变出灵魂形态的手才能触碰到你。”

“被一个父亲辈年纪的人说这样的话很奇怪吧嘿嘿嘿……”

“真想有这样的下辈子啊,但是我们下辈子就算遇见了也不会有记忆了吧。”

“守墓人都没有灵魂状态呢真是可惜啊,不然可以多和小胜待一阵子了。”

“这辈子能遇见小胜真是太好了,有小胜给我看炸花,跟我说城里的故事,和我一起管理墓园,能和小胜一起像养女儿一样照顾惠理……但是……我好像剩下的时间好像不长了呢……”绿谷出久说着低下了头,看着自己逐渐消失的身体轮廓。

爆豪胜己看向可他,也看到了正在消失的绿谷出久,“废久你……”

“啊……当初被老守墓人捡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半死不活了,是靠他的灵魂魔法才让我活到了现在,我已经把我的魔法大部分都传给惠理了,没有了魔法我也不太能维持肉体状态了呢……”

“说不定现在可以了呢!小胜!”绿谷出久张开了双臂,“来抱一下吧!”

爆豪胜己伸手去触碰绿谷出久,把他揽入了怀里,并被他所触碰到的温暖而震惊。

“真好啊,终于碰到小胜呢,果然像惠理酱所说的那样是很温暖的感觉……”

“小胜,我想我可能是喜欢你的吧。哈哈哈你可以理解为父爱那样的哦没关系啦。”

“那么晚安啦!”绿谷出久抬起头,对爆豪胜己留下了最后一个笑脸。

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在他怀里渐渐消失,同时带走了那股温暖。他留下的衣服穿过爆豪胜己的身体,掉在了地上。爆豪胜己知道此刻心中这种梗塞的感觉是悲伤,但他流不出眼泪,他甚至碰不到碰还留有温度的衣服。他低下头,向夜空发射了一颗烟花,绽放出了绿色的烟花,如同绿谷出久的笑脸一样灿烂,也如同绿谷出久一样转瞬即逝。



绿谷出久从床上摔在了地上,他睁开眼,看到了雄英高中宿舍的天花板和满墙的欧鲁麦特海报。

只是梦吗。也太真实了。

绿谷出久是个在雄英高中英雄科1A学生,梦里的魔法世界和现在的个性世界仿佛只有科技方面的区别一般。

上课时,绿谷出久看着爆豪胜己的背影,总想起昨晚的梦。会不会是真的前世呢?小胜会不会知道呢?绿谷出久仿佛看见了那个穿着轻薄的大衣,戴着总破破烂烂的围巾,走在自己面前,一边嫌弃自己慢,一边拉着自己快步走的爆豪胜己。

不知道后来那边的爆豪胜己怎么样了呢。

绿谷出久因为这个梦一天都心神不在,在麦克老师的英语课上被叫起来翻译firework时翻译成了炸花。虽然被同班同学当做笑话一般笑了过去,但自己内心却仍是一阵触动。

那里的烟花真是世界一级好看的。

放学后绿谷出久正准备走回宿舍,却突然被爆豪胜己拉走,吓得绿谷出久一路都不敢讲话,直到被带到了一座山坡上爆豪胜己才松开了拽住绿谷出久的手臂。

“那个……小胜……带我来这里有什么事吗……我们最近没有什么要打架的理由吧……”

“给你看个宝贝。”
“炸花。”爆豪胜己伸手捏了捏绿谷出久的脸,很满意这次终于不是穿过去的触感。

=============END

全篇都是废话和流水账真是辛苦了看到这里的各位
m(._.)m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