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水鱼哩☆

高三狗。可取ID中任何一字构成称谓。
预计明年高三毕业会开始产粮。

【MHA·胜出】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反套路


绿谷出久:那位跟我声音一样的小野田君说的童话都是骗人的。
又名胜出的一百种毁山坂甜梗的方法。

☆是小单车paro,主要是山坂梗互换,并没有固定的真波位和坂道位
☆只是几个片段,并没有一百个…
☆依旧ooc预警,轻微轰百预警


【一】

爆豪胜己此刻摊趴在某条不知名的山路上。

他发誓如果自己的高中生活能重来一定不会被那个狗屎头的切岛锐儿郎和白痴脸的上鸣电气拉进这个莫名其妙的自行车部。这样也就不会有因为晕车半路下车休息,而在这陌生的地方等待学校后一辆车经过的鬼事情。

此刻自己只想把晕车带给自己的不适感以及呕吐物全部装起来,再见到切岛上鸣时狠狠地砸到他们脸上。虽然自尊诚可贵,但是性命价更高。爆豪胜己此刻已经不顾形象地以颜文字的姿态卧倒在路上,心里祈求随便路过哪个陌生人只要能给自己水喝一定让切岛和上鸣做牛做马来报答他。

这是身边路过了一辆自行车,爆豪胜己听见了刹车的声音,好像有人走了过来。

“您怎么了……?”

这声音怎么欠揍中带有一丝熟悉?

“小胜……?你不要紧吧??宝矿力可以吗??”

爆豪胜己缓缓地抬起了头,发现了一张的长着雀斑的肥脸,虽然背光,但是他还是认出了这就是刚和他分校的幼驯染绿谷出久。

爆豪胜己听到了水声无比激动喜悦,但不知道是不是人设的压力,一想到对方是自己非常讨厌的幼驯染时本能地回了一句,“不可以,滚。”

弱虫ペダル END(bushi)


【二】
绿谷出久进入高中以后结识了饭田天哉和轰焦冻两位好友,因为他们两人都在自行车部,所以自己就也来自行车部凑个数报热闹。没想到被前辈们发现了骑车的天赋,就同意了一起去练习场特训的建议。

只可惜那天早上起晚了,只好自己去,这也就是为什么会在路上遇到自己几个月不见的幼驯染爆豪胜己的原因。

此刻绿谷出久正在练习场上练习自行车,因为比其他人都晚起步,所以才选择了早起来弥补圈数,追赶大家的进度。

远远地,他看到前方的朝阳中有人。

有人跟他一样早起来追圈数的吗?可是刚刚寝室里的轰君和饭田君都还没有起床啊?

他本着好奇心决定追上去看一看,那人回了回头,然后立马起身抽车和自己保持距离。

绿谷出久此刻心里充满了问号,除了小胜原来还会有这样老是排斥我的人吗??话说起来前两天来训练场的路上遇到晕倒缺水的小胜了呢,明明很缺水的样子还让我滚……真是很小胜的做法呢……不知道留给他的那瓶水……等等那是自行车的水壶啊??小胜不会用的话我留了有什么用??不会的不会的,小胜这么厉害一定知道怎么用的……

一边碎碎念一边骑车的绿谷出久因为脑缺氧而主动停下了碎碎念,开始专心追赶前面的朝阳少年。

前方是个上坡,绿谷出久打算趁着自己擅长的山坡地形一口气追上去,然而对方仍然保持着原来的速度,直至开始下坡都丝毫没有减速。

然而已经骑过好几圈的绿谷出久知道下坡后就是一个急转弯,不在山坡顶点开始有所减速的话是会翻车的。

然而朝阳少年不是一般人,他以悬崖勒马的架势整个人向后挪重心,降低了速度免于一场翻车事故。但是他的“马”爆胎了。

多亏这个机会绿谷出久得以追上去一看究竟,然而却惊讶地发现又是自己的幼驯染爆豪胜己。

“小胜?你怎么也在这里?”

爆豪胜己只觉得现在的自己非常的尴尬。“老子是来打探敌情的。”说完起身装作无事的拍拍屁股推着车往前走。绿谷出久也推着自己的车往前走,习惯性地跟在右后方,“可是小胜你刚才好像在躲我呀骑得贼快啊!”

爆豪胜己回过了头,用街头小混混的准备痛扁人的表情看着绿谷出久,“这是老子的正常速度,是你废久太废了。”

嘛,小胜果然还是小胜。

“啊对了小胜,我那个杯子……”

“不还你。”

“嗯??”绿谷出久有些惊讶,惊讶的不是爆豪胜己不愿意把杯子还给自己,而是竟然没有扔掉甚至还留着。

“你要是敢来Inter High我就把杯子还给你。”

时隔几个月又被下了战书令绿谷出久感到有些怀念,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份战书。

这次特训在绿谷出久对于强烈的想再次和住所仅隔一条大街的幼驯染面基的愿望中圆满地结束了。


【三】
终于等来了绿谷出久面基爆豪胜己的这一天,也就是Inter High这一天。

爆豪胜己的高中是出了名的自行车强校,去年就是全国第一,因此绿谷出久才有机会在去年冠军学校发言的舞台上看见了穿着骑行服的爆豪胜己,他被人群挤在某个角落里,默默地关注着舞台上吸引着他眼球的爆豪胜己,而爆豪胜己也显然看到了他,一把抢过了正在采访上鸣电气的话筒,:“喂废久,你还真有勇气来啊。也好,看我一会儿在比赛中——碾压你。”说着用手指指向了绿谷出久在的地方,引来了周围人的关注,也引来了上鸣电气“爆豪你撩汉就撩汉打断我撩妹干什么”的不满。

绿谷出久头一回体会到了被人从天台当着众人的面表白的感觉,虽然事实是自己想要面基的对象在对自己下战书。

下次看小胜的时候把滤镜关掉好了。绿谷出久心想着。

然而事实是他做不到。

Inter High开始后,当他和饭田以及轰在骑行队伍的末端聊着天悠闲地跟着大部队往前骑时,前面传来了吵闹声,是有人减了速来到了队伍的末端,准确来说是来到了绿谷出久的面前。

正是绿谷出久日思夜想的面基对象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把一个水壶扔给绿谷出久,吓得绿谷出久脱了靶,所幸还是接住了水杯,正是自己借给爆豪胜己的水杯,他看到了杯身上欧鲁麦特的贴纸,原本有些翘起来的地方被贴平了,心里感到一丝暖意,“小胜,谢……”然后发现对方已经消失在了人群里又骑回前排了。

绿谷出久想着一定要向爆豪胜己道谢,而现在大部队中一定难以向前骑,只好一会儿开赛了骑到前面去才能说上话吧……

不过话说这水杯好沉啊……小胜是不是灌满了水给我的啊……

“绿谷,你怎么带了两个水杯?”一旁的轰焦冻看着绿谷出久水杯槽里一前一后挤着两个水杯忍不住发问,“你忘记通形前辈说水不要带太多会增加负担的嘱咐了吗?”

绿谷出久此刻体会到了爆豪胜己是个有心机的男人。


【四】
第一次参加Inter High的绿谷出久并不熟悉这个大赛的套路。

当初和轰焦冻和饭田天哉一起和学长们莫名杠上了的激动形势令自己也十分地憧憬和伙伴一起竞争合作的运动比赛,因此骑着公路车踏上最后赛段的环山公路时,绿谷出久真的很难以相信几个月前自己还是一个普通的爱看欧鲁麦特英雄系列动漫的宅男罢了。

然而这场比赛,原本说好自己只是暂时负责在爬山时领一下队而已,由于通行学长和小胜队伍的天喰学长
第一天都拼的太猛导致拉伤,原本自己队的其他同伴又因为车架受损、过度消耗体力等原因而无法进行最后的冲刺,又因为最后是在山坡上的重点,队里人就莫名派了自己这个刚入门的菜鸡来挑战终点线。

绿谷出久十分没有底气然而又不想辜负队员的希望,飞快地追赶前排的冲线人。

当他靠近时才发现这个人正是自己努力靠近了十五年的幼驯染爆豪胜己。

长长的十五年人生的追赶好像被缩短成了这一段比赛一般。

绿谷出久还没来得及打招呼,爆豪胜己就仿佛发现了他的存在,连换了两个档,加快了抽车的速度。一边不甘心被这个追了自己十五年的家伙赶超,一边又很庆幸最后的对决能在他们俩中间产生。

“小胜——”烦死了

“小胜——”跟小时候一样,就会跟在老子屁股后面叫。

“小胜——你喜欢——”绿谷出久的声音和爆豪胜己脑海里回响起来的童年里绿谷出久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

上次是被蝉叫声所打断,这次却是被观众的加油助威声所淹没。

算了,反正也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吧。

不知道是不是绿谷出久的战术,爆豪胜己的心思开始分心到了童年时候的点点滴滴。

童年时候和绿谷出久相关的点点滴滴。

在越来越靠近终点站的地方,两人的距离越来越短,最后绿谷出久以微弱的优势赢过了爆豪胜己。

过了终点站的两人都是气喘吁吁,绿谷出久艰难地挤出了一句话,“小胜,能和你一起过线真是太好了……”

两人的肩膀相撞,各自倒向了旁边,被队友们及时扶住了才没有摔向地面。


【五】
Inter High过后自行车部就没有什么打比赛了,平常也只有普通的练习,普通的练习和普通的练习。

绿谷出久为他的高中赢得了荣誉,他感觉到了自己不再只是一个宅男,而是一个有体育特长的宅男。

然而在那天以后,他再也没联系过爆豪胜己。

明明就隔一条大街,明明上学的路线是一样的,明明留有互相的各种联系方式,但就是这样完美地避开了。

爆豪胜己是绿谷出久憧憬和追逐了15年的人,能赢过他是绿谷出久曾经做梦也会笑醒的事,然而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并没有那么值得高兴了。

他想过自己主动发消息约他出来把关系缓解一下,但根据他对自己幼驯染的了解,对方一定只是把未读跳成已读,然后再次销声匿迹。

难道这份幼驯染的手足情谊就这么断了吗?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因为——”
“因为我来了!!”绿谷出久鼓舞自己的话语突然被自己的手机铃声打断,吓得绿谷出久差点把正在打扫灰尘的欧鲁麦特手办摔在地上。

而看到来电显示的绿谷出久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

小胜来电。

绿谷出久接通了电话,还没说话对面就想起了非常嘈杂的背景音乐,凭绿谷出久的宅男精神,他一下就听出了这是欧鲁麦特每场英雄秀的背景音乐。

“喂?小胜?你在欧鲁麦特英雄秀现场吗?”

“哈?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啊。我就跟你说一声,老子是能现场看到欧鲁麦特的人,而废久你不是。”

“嘟——嘟——”对面的信号在爆豪胜己以极嘈杂的吼叫声吼完后就挂断了。

臭小胜。

常人理解看来这无疑是挑衅对方的话,然而在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之间,这几乎可以算是情话。

起码在绿谷出久理解下,这句话等同于“我在欧鲁麦特英雄秀现场,你要不要一起来?”的邀请。

绿谷出久抓起自行车的钥匙和桌上的背包就往外冲,快乐得像是被暗恋对象单独约出去的没烦恼的孩子一样,完全忘了自己不去这场英雄秀的原因是因为隐瞒妈妈去自行车比赛而被关在家里禁闭。

然而这个会场远在15公里以外,等绿谷出久辛苦骑到时,活动已经结束了。

没有爆豪胜己,没有欧鲁麦特,没有成群粉丝,连收拾会场的工作人员也没有,让绿谷出久怀疑刚才的电话只是自己的一场梦。

绿谷出久一边哀叹着这就是命吧,一边扫兴地往会场外走,翻开手机看看这个电话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一个梦。然而在包里掏手机时却掏到了一张薄薄的纸片,绿谷出久拿出来一看,是欧鲁麦特和爆豪胜己的合照以及欧鲁麦特的亲笔签名,这是自己参加了20场英雄秀都抽不到的抽奖头等奖拍照签名的机会。

以及反面有字:

借你临时保管,下次Inter High还给我。

躲在远处暗中观察的爆豪胜己看到并且操纵了这一切,然后以一副和我没关系的姿态离开了。


【六】
通常人拿到自己朋友和爱豆的签名合影第一反应会是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好嫉妒啊可以把它撕了吗
——啊啊啊啊啊啊他亲笔签名啊要不复印一下这个签名吧
——啊啊啊啊啊啊两个喜欢的人(友情向和崇拜向)站在一起的合照啊一定要留作纪念

绿谷出久把这三件事都做了一遍。

他复印了三份。一份用来撕,一份专门放大签名的复印,一份彩色复印用相框装裱起来放在床头柜。放在欧鲁麦特手办中间。然后把原件保存好,等着下次见面时再还回去,天真地想着是不是小胜终于愿意和自己和好了。

然而接下来几个月还是完美地被爆豪胜己避开了。

直到通行学长突然打电话叫自己出来,说是爬坡手友谊赛时,才又一次见到了和对面队天喰学长一起出场的爆豪胜己。

然而这场友谊赛中只有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比赛,两位学长以让他们俩竞争一下下一届爬坡王者为借口,站在一旁谈青春谈理想。

时值十二月,大雪纷飞,这场友谊赛在爆豪胜己叫嚣着“老子证明给你看全能手比爬坡手更擅长爬坡”的口号中开始,在爆豪胜己鼻青脸肿地和脸部冻红的绿谷出久推着车走下铺满而无法骑行的坡道,然后看到了抱在一起的两位学长。

绿谷出久告诉自己他们一定是谈青春谈理想谈得太伤感而抱在一起互相安慰取暖,不是什么奇怪的原因。

通行百万看见了他们,开着玩笑说:“你们这是在路上打了一架吗??一个打得鼻青脸肿一个打得热血沸腾到脸红??这样不好啊你们虽然要竞争爬坡王者,但是还是要像我和环这样友好相处啊!”

爆豪胜己嘁了一声,暗暗骂了一句。绿谷出久想着真是打了一架的话他们的伤应该反一反,解释说是小胜执意想赛出个高下却因为打滑而摔了出去。爆豪胜己又嘁了一声,瞪了绿谷出久一眼。

这场友谊赛本应促进比赛双方的感情,最后两位学长不知是不是因为敞开心扉的谈话还是毕业之际决定告白来化解多年竞争关系,反而感情得到了大幅促进。

绿谷出久想起了曾经和通行学长一起打游戏时学长给他的代号。
——僚机。


【七】
没有自行车比赛的高中生活显得索然无味。

偶尔回想起高一的Inter High的场景,绿谷出久觉得那样的汗流浃背,那样的拼尽全力,那样的与朋友竞争才是真正的青春。

自从那次Inter High结束以后绿谷出久回到了普通的高中生活中,这一年里有许多新生因为重新被振作的名气而吸引进他所在高中的自行车部,由于自行车部原本高二的学长们都有伤在身,没有合适的人选,最终队长的担子落在了饭田天哉的肩上。

其实这和他班长的职务也十分匹配,绿谷出久心想着。

进入高二了以后,每次社团活动时饭田天哉总是忙着指导后辈骑车,轰焦冻总是和经理八百万百有说不完的指导和需要调整的战术,而相对的绿谷出久就闲得很多。虽然偶尔也有后辈跑来和自己请教经验或者是问一些和夺冠有关的问题,饭田天哉也偶尔让自己帮忙给新生训练,但绿谷出久通常还是在以上帝视角看着这个社团,像一个慈祥的老母亲看着自己的蛙一样。

有时他也会在骑车时不顾饭田天哉多次警告微笑地看看天空想着现在的爆豪胜己会在做些什么。

会不会在跟人打架。

会不会在欺负低年级新社员。

会不会在想自己……

想到这里的绿谷出久突然清醒了过来,及时避开了正在过马路的一位行人。

所以说没有紧张刺激的体育比赛的高中生活索然无味得简直像少女漫。

所以还是盼望Inter High快点再次到来吧。

————————————可能会是个TBC?



==========长到像试阅的彩蛋

在这个充满名为「个性」的怪力世界,被人绑架当做人质威胁并不是什么稀有的事,但是一群英雄围在一旁没有人能上前救人质是很少见的。

小野田坂道此刻就面临着这样的境地,不是他被当人质,而是他那位和他竞争雄英录取名额的转校生真波山岳被绑架了。明明是个个性很强的少年却因为被捆住了手而无法用个性逃脱。

小野田坂道仿佛出于本能冲出了围观人群,把自己的书包砸向了那个捆住真波山岳的敌人,真波山岳得以有呼吸的机会,“小野田同学……?你会有危险的快走啊!”

小野田内心是恐惧的,他无法回答,只能用自己的双手无力地以物理力量攻击敌人。

他明知自己是个无个性,明知被当做人质对方其实是自己的竞争对手,明知自己什么也不能做,但他还是冲了上去。

后来终于等到了英雄湖鸟小姐姐的及时出现将对方击退,真波山岳保住了一命。


走在回家路上的小野田坂道回想起刚才的一切,仍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大概是本能吧。

“小野田同学——”真波山岳的呼唤好像还在耳边。

“小野田同学——”真的是挥之不去的声音。

“小,坂道君——”等等好像是后面传来的声音。小野田坂道转过头看见了正在追赶自己的真波山岳。

“真波君?有什么事吗?”

“啊那个,我是来向小…坂道君道谢的!刚才这么多英雄都没人敢冲上前,只有坂道君冲了出来,真是太令我感动了!”

“啊不……我什么也没做……”

“别这么说坂道君!既然你救了我就让我报答你吧?坂道君想要什么吗?”真波山岳突然握住了小野田坂道的手,如此亲昵的举动令小野田坂道感到莫名和不习惯,正当他想开口拒绝对方的回谢时,对方先开了口,“不如这样吧,坂道君,我们——”

“——结婚吧!”此刻真波山岳望向自己的眼神就像自己望向湖鸟小姐姐的手办一样,亟不可待,垂涎欲滴。

============彩蛋END

庆祝小单车第四季而写的联动文(。
因为我是动画党…所以best boy那段还没看到…可能漏了很甜的一段?
山坂很好吃呀大家快吃吃看呀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42)